言情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萌狐悍妻 >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治不好了
    梵祭司冷冷地笑了笑:“这些事情由不着你来管。你现在只需要做的,是把这个人救活,我相信你会很乐意吧!”

    梵祭司的笑容让慕雪逸不寒而悚。

    这个人皮笑肉不笑的,给人的感觉很高深诡异,也很阴险。

    刚才顾恒称这个人为“主人”。顾恒的主人还能是谁?

    根本就不用考虑,慕雪逸就肯定,把云河折磨成这样的人是梵祭司!

    但是,烈帝既然由始至终都想致云河于死地,那为何要下令梵祭司将云河折磨得奄奄一息之际,又让自己来救他?

    难道烈帝和梵祭司想得到更多狐血?还是想知道云河的秘密?云河肯定是宁死不从的,于是他们便不断用各种刑,结果云河不堪折磨,命危一线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慕雪逸更难过了!

    他悲愤地瞪着梵祭司,如果眼神能化为利刃的话,梵祭司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瞪着梵祭司的时候,他的手仍稳稳地执着云河的手,一刻都不愿放开。

    “你有空瞪我,不如想想办法救他。恐怕他连一刻都等不下去了吧?”梵祭司冷漠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会有报应的!”慕雪逸又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报应?这句话很多人都对我说过。可我发现,你们全部都是空有其谈而已!在力量为尊的世界里,报应什么的只是失败者安慰自己的话。”梵祭司嘲笑。

    梵祭司嘲笑云河那些所谓的忠仆,像赵英彦、颜少秦、弈武、还有现在这个慕雪逸,说的话都是一样的无知。

    “这个院所虽然破旧了一些,但是毕竟是叶王殿下曾经的府邸,医用设备和各种灵丹妙药应有尽有,你就好好善用吧!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梵祭司道。

    慕雪逸气愤地瞪了梵祭司一眼,然后指着扣在云河脖子处的银色项圈道:“你不是让我救他吗?把这个东西取下来!”

    那个是锁妖项圈。妖族和妖兽一旦被锁妖项圈锁住,就会妖力尽失,现出原形。同时越是挣扎,锁妖项圈就会发出越大的震慑之力,甚至长出尖刺扣入脖子里。

    梵祭司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知道云河看似很虚弱,但是身上的秘密很多,也拥有很多不可思议的秘术。一旦取下锁妖项圈,说不定他就会突然醒过来,甚至逃出去,那么自己的全盘计划就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因此,这段时间以后,无论云河受了多重的刑,受了多重的伤,梵祭司一直都未敢拿下这个项圈。梵祭司觉得,锁妖项圈要一直扣在云河的脖子上才会多一重保护,绝对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如果这个东西再不取下来,他立即就活不成了!你现在到底是想我救他还是想他死?”慕雪逸气愤地催促。

    梵祭司又在思忖,整个皇宫都被自己所布置的结界覆盖了,而且云河不但身受重伤,还中了镇狐丹和噬魂蛊。

    光是镇狐丹就能令云河妖力全无,噬魂蛊又随时能令他失去意识。就算噬魂蛊暂时不能炼化他的灵魂,在结界、镇狐丹和噬魂蛊的重重作用之下,云河是不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的。

    自己担心没有锁妖项圈约束云河就会逃出去,应该只是心理作用。是自己疑神疑鬼,把云河看得太可怕了。这狐妖岂有这么大的能耐?如果他有能耐,早就逃掉了,不会沦落到如今这地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梵祭司觉得锁妖项圈的作用有些多余了,顶多就是使他看起来凄惨一些而已!如果能方便慕雪逸进行治疗,收走也无妨了!

    待云河的情况有所好转,再戴回去也不迟。

    于是,梵祭司又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了:“好了,慕大夫,我听你的。别生气哈!”

    接着,梵祭司走到云河面前,念了一句口诀,伸手隔空一探,“嗖”的一声,那个项圈就化为一道银光隐没在梵祭司的衣袖里。

    锁妖项圈被收走后,云河的脖子留下一圈锯齿状的伤口。伤口狰狞而苍白地外翻着,甚至看到血管和筋脉,看着就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慕雪逸的眼泪更加汹涌了,他是心痛啊!他多么希望受伤的是自己,而不是云河!如果自己能代替云河承受这些痛苦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天实在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让坏人处处得惩,却让如此善良仁慈的一个人承受这么多苦难?

    他执着云河的手不由自主拉得更紧!

    摘掉了锁妖项圈,那就不会影响疗伤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都忘了你的封印。”梵祭司隔空一掌击中慕雪逸,慕雪逸的封印瞬间解除了。

    治病救人,没有一身灵气在身可不行呢!

    至于慕雪逸的修为,梵祭司根本就没放在眼内。像慕雪逸这种程度的战斗力,顾恒眨眼的功夫就能将之擒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滚出去!”慕雪逸歇斯底里地吼。

    “慕大夫,那这里就交给你了。我会让弈文守在外面。如果还需要什么东西,吩咐一下弈文,他会给你送过来的。”梵祭司笑了笑,用嘲讽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我相信叶王殿下很乐意弈文留下来的。因为弈文曾经是他最敬爱的太傅呢!为了弈文太傅,叶王殿下可谓是连命都不要啊!这种师生之情真是感人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弈文太傅?

    姓弈的?他跟弈武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梵祭司这么一提醒,慕雪逸才发现弈文跟弈武长得很相像,就像一对兄弟。

    曾经听闻弈武有一个失散的长兄,难道就是弈文?

    但是弈文既然是云河的太傅,为何弈文又要背叛云河投靠梵祭司?

    此时,慕雪逸仍不知道弈文去世后被梵祭司炼制成灵魂傀儡的事。

    他只是觉得弈文跟那个顾恒一样,看起来都是浑身不对劲。

    明明有心跳,但是眼瞳就像死人似的,空洞而漆黑,没有丝毫的活气。

    难道这些人都是被梵祭司用秘术掌控了心志,才会任由梵祭司驱使?

    慕雪逸没有空多想,他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云河身边。

    梵祭司笑着转身离开,直接离开了东云所。

    他对慕雪逸的医术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如果凡间有令人起死回生,枯木逢春的医术的话,那只有慕雪逸一人。

    弈文守在厢房外。

    一来是为了监看治疗的进展,二来是为了随时协助慕雪逸。

    现在,厢房里只剩下云河和慕雪逸。

    慕雪逸环视了周围一眼。

    东云所虽然破旧了些,但是这个厢房里的设施正如梵祭司所说的,应有尽有。刚才他进来之前,还留意到院子里有一口水井。

    慕雪逸立即帮云河查看伤势。手轻轻的扯开他的衣服……

    那具苍白单薄的身躯横七竖八地爬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,有的是鞭伤,有的是刺伤,有的是刀伤。左肩处有一个用利刃扎的伤口,深可见骨,伤口周围的皮肉已经开始溃烂了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之前,弈文已经给云河清洗处理过,伤口都敷了最好的外伤药。慕雪逸能从药泥的颜色和气味辨别出它们的种类。他看得来,这些急救的步骤都是正确的,药也用对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用了最好的药云河依然没有半点起色,还每况愈下,梵祭司是不会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外伤方面,已经没有可以处理的。

   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云河失去了求生意识,没了心跳,脉搏也快消失了。

    慕雪逸更加悲伤了……就算自己是赤炎国第一神医,也没办法救活云河,除非回到九重神殿的紫烟湖,同时还要两位古神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慕雪逸翻出一布卷金针在席边展开,然后下针如神,迅速在云河全身多处要位下针。

    每下一针,慕雪逸的心是刀割的痛。

    他知道云河一向就像小孩子似的任性,生病了连苦的药汤都不愿意喝,就别说扎针了。所以每一次,慕雪逸都会把药熬制成甜的糖水,能不用针,就不用针。

    像如今一下子扎这么多针,这些年以来,可谓一次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云河却没有挣扎,也没有喊痛,也没有向他撒娇了。他由始至终都静静地躺着,就像一个听话的乖孩子,在耐心地接受大夫的治愈。

    慕雪逸的眼泪又来了!

    治不好了,用针也无济于事的,如果运气好的话,最多也只能令云河醒来片刻,听他说几句遗言。

    不久,在金针的作用之下,云河的心脏突然恢复了微弱的跳动。

    看到云河的眼皮微微动了动,慕雪逸知道他快醒了,赶紧用袖子把眼泪擦掉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云河醒来第一眼,看到的自己是哭鼻子的糗样。

    “殿下,快醒醒……”慕雪逸用温柔的声音去唤他,仿佛并不是悲伤的生离死别,就像去叫醒睡懒觉的淘气孩子。

    云河疲倦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空洞,失去了往日的清澈如水、明亮纯真的灵气。涣散的眼神甚至不能聚焦,痴痴地凝视着一个方向,跟慕雪逸的眼神并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他太虚弱了,视野模糊扭曲,因而看不清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的容貌。

    但他认得这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明显变得有些激动,不过虚弱不堪的他甚至连惊慌的表情都做不出来,只是眼珠子轻微地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逸逸,是你?”

    天籁般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柔美,但是很虚弱,很沙哑,甚至带着一丝哭腔的颤泣。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

欢迎光临言情小说网,本言情小说网提供免费言情小说阅读、言情小说大全TXT下载、言情小说免费阅读、都市言情小说、校园言情小说吧、

武侠小说、穿越小说等等,是小说爱好者们最佳的免费言情小说网站!请您记住我们的网址:http://www.zhongguozu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