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萌狐悍妻 >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深宫往事
    ♂!

    狐仙大人终于肯收下礼物,哪怕只是一部分,岛民们也满足了。|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依然争分夺秒地重复着相同的事:祈福、炼丹、突破……

    云河离开了九重神殿,行前神梦山的一处幽美的山溪边。

    他的右腕戴着一个紫色的蛇形镯,这是小蛇所化。小蛇总算不负众望地在云河离开之前在紫烟湖突破至归空境九重。

    云河麾下,除了墨离和赵英彦,以小蛇的天赋高,其次的就是狮虎兽。

    现在墨离和赵英彦都不在云河身边,大家寄以厚望的莫过于一直低调的小蛇。

    小蛇心里知道自己此行的任务,这次主人出行带的人手并不多,就只有自己和狮虎兽了,它得时刻保持警惕呀!保护主人的重担就落在它身上。

    话说,云河站在溪边沉思了。溪水哗哗,山花和落叶随水飘浮,那抹单薄的身影却有种说不出的凄凉和伤感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年自己在这里烤好了番薯等希希路过,狮虎兽嘴馋,老是嚷着饿呢!对了,自己还在这里遇小彦和依岚,满满的都是回忆呀!

    “主人,有消息了。”一个沉稳的声音打断了云河的沉思。

    端木崇来了,他们来就约好在这里汇合。

    “主人,梵祭司和那个人并没有在青桐郡落脚,而是直接回帝都。”端木崇向云河汇报。

    端木崇不敢说出那个人的名字,怕那个人的名字会灼痛云河的心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现在就去帝都。”云河说着,从定海神珠中召唤出狮虎兽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小狐狸,我狮爷来了!你怎一脸想哭的可怜表情?来!让我啵一下,狮爷的爱能温暖你那颗受伤的心!”狮虎兽这家伙一出来就想占自家主人的便宜,还好是小白猫的样子。

    来小白猫是想来个正面扑的,貌似云河已经对这家伙的行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伸出一捞就把狮虎兽抱住,一着手搂着小猫双爪,另一只手托着小猫尾腚,标准的抱猫动作。

    跟狮虎兽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,如果没有这点警觉,还要屡屡被狮虎兽得惩,那么他这个主人就白当了。

    “阿天,谢谢你的安慰,不过我们真的要出发了。”云河抱着狮虎兽温柔地说。

    听小狐狸天籁般的声音,狮虎兽立即安静下来,摇了摇尾巴,乖乖地偎在小狐狸怀中。

    云河从九重神殿里出来,完全不打算在这青桐即停留,端木崇忧伤地说:“殿下,恕属下多言,您不去一下唐姑娘吗?”

    云河伤感地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:“不去了,怕见她又舍不得。再说,她接了圣旨,迟早也要去帝都赴任的,我们肯定有见面的机会。我必须尽快在她去帝都之前把那件事处理好,不能连累她和唐家。”

    端木崇一字字地听着,凝望云河的眼神既是恭敬又是怜爱,他觉得云河为了保护唐紫希一个人背负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崇小子,我不在这里的时候,麻烦你暗中保护好唐家。”云河叮嘱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放心。属下必定竭尽所能。”端木崇向云河保证。

    云河笑了笑,让狮虎兽变回原形,骑着狮虎兽腾空远去。

    数天后,云河和狮虎兽的身影出现在帝都一个叫做永南坡的地方。

    降落后,云河就把狮虎兽收进定海神珠的,尽管狮虎兽极不愿意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云河需要一个人静静。而有狮虎兽在的时候,想安静下来其实是挺难的。

    狮虎兽在定海神珠里泪崩着喊怨:小狐狸,人家也可以做一只安静的小猫咪嘛!

    这里有一座坟。

    这个坟前的墓志铭是云河亲手刻的。

    恩泽重如山,励言铭心中;

    横空星陨落,清名古长存。

    在这座坟中长眠的人,正是云河的启蒙导师弈文太傅。

    弈文太傅虽然是一个文臣,但是生前极为俭,云河尊重弈文太傅的作风,所以这个坟墓修筑得极其简单,墓前也没有立石像。不过,坟墓虽然简洁,并不等于简陋。

    他打点了附近的几户人家,让他们负责守陵。因此这里虽然是偏僻的山坡,但坟墓却没有长杂草或日久失修,反而很整洁。

    每逢弈文太傅的忌日,云河都会来扫墓。

    云河在坟前祭出酒、水果和素色糕点之类的祭品,然后合起双掌开始拜祭。

    生死两茫茫,那段尘封的悲伤过去,脑海中浮现……

    自云河懂事以来,就是由弈文太傅教他读识字的。

    出生天降异象,天生相貌奇异,云河从小就被人嘲笑和排斥。弈文太傅知道他母亲并不是人类,也知道他是狐妖,但没有因此对他有任何避忌。

    有一次,小云河悄悄躲在假山后哭,弈文太傅是第一个找他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,能力越大责任越大。殿下同时拥有人族和妖族的传承,那就意味着,将来要带领人族和妖族走向的时代。现在人族和妖族水火不融,两族的恩和怨已经存在千万年之久,要化解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所以天要给殿下重重考验,让殿下成长起来,将来才能担当大任呢!”弈文太傅总是如此安慰年幼的云河。

    可以说,人族和妖族的大统,这个理念是弈文太傅灌输给云河的,也因为得弈文太傅的循循善导,云河才不会在明争暗斗的皇宫中迷失自我,怨恨这个排斥他的世界,反而拥有了一种悲天悯人,以怨报德,造福天下的抱负。

    “太傅,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?”小云河揉掉眼泪用撒娇的语气问。

    弈文太傅笑道:“殿下,因为你每次都躲在同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躲在同一个地方,并不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,而是害怕躲其他地方,太傅就找不自己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的想法是那么天真。

    他就是一个得不世人理解的可怜小孩,用自己的方式向关心他的人乞爱。

    小时候,云河总是胃口不佳,因此特别瘦弱,也经常生病。弈文经常鼓励他,要多吃点东西,快高长大,将来才有力气做大事。

    云河这个吃货的性格,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,也能若无其事地优雅进食,就是弈文培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云河是武帝的长子,在赤炎国,皇位是传长不传幼的。一般来说,大皇子诞生的时候就可以册封太子。只不过有些皇帝担心太子太年幼容易夭折,但推迟册封,但只要大皇子健在,又没有犯严重过错,册封仪式迟也必须在十五岁之前。

    若不是云河生为异族,令武帝有所顾忌,云河早就被武帝册封为太子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武帝迟迟没有给他正名,而他的母妃云雪姬又不知所踪,在皇宫中庇护他的人并不多,反而想他消失的却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只在大皇子不在,皇位便由二皇子继承。二皇子赫连云烈是皇后的儿子,成为太子的声望高。

    云河的食物中不但有人投毒,他也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生各种意外。

    由于云河天生体质特殊,就算把有毒的食物当成饭吃,也没让这位小皇子丧命,反而炼就出一身耐毒体质,对毒物的耐受能力也越来越高。就算意外受伤了,云河的伤口也会迅速痊愈。

    因此,小云河童年在皇宫的生活虽然困难重重,一波三折的,后总能无惊无险地渡过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云河也一天天地长大了。如果在十五岁那年,云河仍能安然无恙地活着的话,他就会正式成为太子。

    有些人终于按奈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除掉云河的行动,从初伪装成的意外,变成直接行刺。

    小时候,云河并没有武学导师指点,修为并不高。

    云河永远都不能忘记那血溅如虹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他在院子里跟弈文太傅学法的时候,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那个黑衣人有一双森冷而杀气腾腾的眼眸。

    他的剑就是那么直接,甚至不带任何花巧的招式,直接刺向云河的心脏!

    那种速度,快得让人连反应的时候也没有。

    身为一介文人,弈文太傅甚至连那个黑衣人的身影都没有来得及清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有寒光闪闪的东西要刺向云河,出于保护云河的能反应,他立即扑向云河,用自己的后背挡住那来势汹汹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!

    小云河眼睁睁着那寒芒没入弈文太傅的后背,刺穿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然而,也许弈文太傅的身躯太单薄,又也许那寒芒的力量实在太迅猛,在没入弈文太傅的身躯后,速度只是滞了一下,又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又是“咔嚓”的一声,寒芒从弈文太傅的前面穿出,刺中云河。

    弈文抱着小云河,两人的身躯却被这道无情的寒芒串在一起,鲜血浇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殿下,对不起……微臣保护不周……”口喷鲜血的弈文太傅用后的力量道歉,从他逐渐变黯淡的眼神中,小云河了绝望、后悔和悲痛。

    在他合起眼睛的哪一刻,小云河太傅不甘心的眼泪。

    小云河觉得很痛,也觉得很累。

    两人抱在一起倒地,鲜血染成了包裹两人的被褥,却不能为两人带来任何温暖。

    弈文太傅的心脏停止跳动了,身躯越来越冷了。

    小云河小小的身躯又何尝不冷?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我明明没有害任何人!”小云河悲愤地骂了一句,然后意识就中断了。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

欢迎光临言情小说网,本言情小说网提供免费言情小说阅读、言情小说大全TXT下载、言情小说免费阅读、都市言情小说、校园言情小说吧、

武侠小说、穿越小说等等,是小说爱好者们最佳的免费言情小说网站!请您记住我们的网址:http://www.zhongguozui.com